是生的,不是造的

2200 期(2006 年 10 月 22 日) ◎ 真情真性 ◎ 井夫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本港人类生殖科技管理局(Council of Human Reproductive Technology)刚于七月份向全港公私立医院、实验院、福利界及法律界发出咨询文件,就《人类生殖科技条例》的发牌制度附属法例进行咨询,法例拟对下列范围进行规管︰

  1. 禁制精卵之商业买卖;

  2. 禁止单身人士于本港透过人工受孕;

  3. 不容许商业性质的代母安排;

  4. 只容许有医学理由的情况下进行胎儿性别选择。

  报章指本地女同志组织不满新例将扼杀同性恋者养育下一代的权利,考虑以《家庭岗位歧视法》挑战政府修例,相信这会是泛同志平权论者寸土必争之地。人类掌握生殖技术愈多,生命的诞生带来的操纵便愈来愈方便。现在几乎毫无难度便可以把性行为与繁殖脱勾,借着人工受孕技术更可以绕过性行为来达至怀孕,将来若将克隆(clone,过去中文不准确地叫做「复制」,但严格来说不是复制)技术应用在人身上,更可以造出克隆人。新生命之诞生,若成为人类追求平权的战场上的圣像,用以显示已婚者与未婚者权利平等,皆可在获取科技协助生殖之服务上享有同等权利,这将不是人类社会的进步。

  《人类生殖科技条例》着意透过作出监管和限制,令科技协助的生殖只用在已婚者身上,令生命仍诞生在家庭之中,并禁制商业性质的精卵和代母交易,限制进行胎儿性别选择,尽量模拟人类生命诞生的原生状况。创造主借着有性生育将生命赐给男女家长,使生命是生出来的,不是造出的。生出来的,有父有母;造出来的,无父无母。或者说,父与母这两个字,在依该女同志组织意向开放生殖科技后,将会有了不同的意义。生母、卵母、生父、精父,各式各样,倘若克隆技术应用后,组合还更复杂。被「生∕造」下来的儿童,可愿意生于这样的一种「家」吗?泛平权的迷思,正是一种对权力的迷恋,坊间的平权讨论,往往忽略了对孩子的好处想,要孩子们一起进行社会实验。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羊圈守望】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画出生命】

【培灵奋兴大会 专辑】

【神学探索】

【真情真性】

【交流点】

【未圆语丝】

【太太你好】

【天国透视镜】

【大雀鸟小雀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