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雄蜂起

2191 期(2006 年 8 月 20 日) ◎ 黄金岁月 ◎ 昂啸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口舌招尤,文章贾祸」,从骂街式的口角,扯大嗓门的叫嚷,或在行文上暗讽冷嘲,字里行间隐藏着攻讦的语句,站在自以为是的立场上,理正词严的口诛笔伐。对方又据理力争辩个不休,甚至还击,敌我分明的骂战与笔战,不少是经年屡月,各是其是、各非其非的壁垒分明。形成左派、右派,保皇、在野,又有城楼观战式的所谓超然派、中间派。甚至双方坚持不下到快要两败俱伤的情况下,假惺惺的来当个鲁仲连。

  现今的世代,不再是「一言堂」,要有多几个声音,和多个意(政)见,这才是民主。但怎样才可以和衷共济,一句美丽的官腔是「求同舍异」,说说是可以的,实践吗,难比登天。因为是「求你同我的同」,试看大小的商讨、公开的会议,连发在一个小小的家庭里,一有不同的意见,就要争论不休,造成了不少家变。何况像雨后春笋般的政治团体,不管名称改得怎样美,目的是在冒出头来,唯一相同的就是意见多,也可说是问题多,偏偏又是自己的见地最好。

  前国民党元老吴稚晖先生,用非常刻薄甚至污俗的语句来形容政治:「世上两种东西是最肮脏的,一是娼妓、二是政治,可是娼妓还有些丁点温情,政治吗,连一点温情也没有。」父子、兄弟、甚至夫妇,如果分别参与彼此对立的派系,后果如何?轻则吵闹无宁日,继而六亲不认,说是忠于立场为主义而舍亲情,大义灭亲不惜忍痛割爱。

  可是不少的「有志」之仕,满腔热诚、大有抱负、以拯溺世为己任,凭一点己见的空中楼阁,吹擂聚众,这样就可达政和民安吗?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羊圈守望】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画出生命】

【文林】

【云彩见证】

【神学探索】

【真情真性】

【交流点】

【未圆语丝】

【太太你好】

【天国透视镜】

【大雀鸟小雀鸟】

【读书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