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弊

2179 期(2006 年 5 月 28 日) ◎ 交流点 ◎ 龚立人(香港中文大学崇基学院副教授)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对于近日有学生在考试作弊,我并不觉得这是甚么大新闻,也不会将作弊的问题提升到对教育政策的反思和认为这是对知识追求的放弃,不是因为考试作弊是一件小事,而是因为类似作弊的事在社会常常发生。再者,我们还可以惩罚考试作弊者,但社会作弊者却大摇大摆,没有人或制度可以将他惩治。社会作弊有:

  邀功—我本来对某事工没有贡献,但却利用别人的贡献作为自己的贡献,以鱼目混珠的方法骗取了别人的努力。

  欺骗—以伟大属灵的口号,配合煽情的宣传,向支持者报告不实的消息,为要博取他们的经济支持。

  剥削—以事奉主为理由,不公道对待员工,甚至不合理拖欠员工薪酬,但事工却不断扩张。

  霸道—这不只是指抢夺别人的东西,更是视自己的立场代表其他人的立场,并以种种方法限制别人生存空间。

  作弊的重点不在于「偷看」,而在于用不正当和不公平手法使自己获得他不应该得到的结果。那么,邀功、欺骗、剥削和霸道与「考生利用手机上网,查看试卷题目出处,希望能答对试题」的做法没有太大差异。他们都是用不公道的方法进行不义的事。然而,这些事不只在社会里发生,更在基督教圈子里发生。若我们批评香港教育制度导致学生选择在考试作弊,在教会的作弊又是谁之过?吊诡的是,社会作弊的人可能没有在考试作弊的经验,反而努力地考入大学,接受高等教育以更高明的手法作弊。从此看来,骆慧认为「香港的教育制度,令学生将考试看成生死关头,因此使部分学生为求高分,不惜在考试中作弊」并不完全成立,反而人的罪性使人在社会不同层面都试图作弊。在探讨学生作弊时,我们(成人)是否可以不作弊?我们的社会是否有机制保护投诉别人作弊的人吗?我们的社会是否有机制惩罚社会作弊者吗?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羊圈守望】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画出生命】

【文林】

【神学探索】

【真情真性】

【牧养全攻略】

【交流点】

【未圆语丝】

【太太你好】

【大雀鸟小雀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