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郁新一代

2120 期(2005 年 4 月 10 日) ◎ 息息相关 ◎ 吴思源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全球抑郁症数字不断上升,本港调查发现,本地抑郁症患者已由长者和产妇,蔓延至青年及壮年人。香港大学香港赛马会防止自杀研究中心一项调查发现,本港约有两成人口患有抑郁症,近半数病情严重,当中七成半人年仅二十至四十九岁。」

  《明报》29.3.2005

  报章头版大字标题:「九十万港人年耗百亿进修」,香港人响应特区政府「自强不息,终身学习」的呼吁,果然一掷千金。但同一份报章同日内页标题却是另一番景致:「七十万港人患严重抑郁症」。仔细比较有关调查的人口谱图,对象竟大致相同,原来日以继夜不停进修的人士大多数又是抑郁症患者,香港人为求自我增值付出的代价可谓不菲。

  以前听到「抑郁」两个字,只会联想到「产后抑郁」或者「老人抑郁」,甚少想到青壮年人士。但最新的调查显示,香港患抑郁症的人数不但愈来愈多,而且患者的年岁亦愈见年轻化。在七十万严重患者之中,四十至四十九岁的比例最大,占百分之二十九点七;其次为二十至三十九岁和二十至二十九岁,分别占百分之二十六点三和百分之二十二点七;反而较年长的组别如五十至五十九岁的,仅占百分之十四点九。青壮年原本是人生中的黄金岁月,朝气勃勃如鹰展翅,香港的中青年人更是忙于搏杀进修增值。但不知是否压力过大,反而不幸患上抑郁症,正是有苦自己知,其难堪处不足为外人道。

  香港中青年「抑郁化」,皆因他们「压抑」太多导致「忧郁」。人本有七情:喜、怒、哀、惧、爱、恶、欲。这几年间香港中青年在「经济转型」、「知识转型」的冲击下已忙得团团转,对政局时局无力兼顾,特首下台上台,任期是二是五,已感意兴阑珊。内心之七情,已惯被压抑得如一池死水,泛不起一个半个涟漪。而对就业前景之彷惶,对子女学业前途之忧虑,则如七起八落之吊桶在空中摇摇欲坠,没有半点把握。

  社会出现如此广泛和严重的抑郁症,反映出整个社会也有极严重的问题。社会脱了轨,人心也随之脱轨,没有落。政制、经济、教育、医疗,说得出来的都问题丛生。面对如此困局,人心也是「愁绪满怀无处」,抑郁症是我们付出的必要代价。

  惟寄望夜尽天明,除当政者仁心仁术,改善施政;自己也要打开心灵的一扇天窗,拒绝与社会同流,进修自己所真正需要的学问而不单只付社会之账单,才是抗抑郁之良药。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羊圈守望】

【画中有话】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文林】

【神学探索】

【真情真性】

【牧养全攻略】

【交流点】

【未圆语丝】

【中年信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