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沫通识

2110 期(2005 年 1 月 30 日) ◎ 息息相关 ◎ 吴思源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中大昨日举行一场高中及大学改革座谈会,李国章在致辞时重申,通识教育科有助培养学生。他批评目前的高中课程培育出一批『高分低能』学生。」

  《苹果日报》19.12.2004

  甚么是通识教育?教育界众说纷纭,一部分人却不遗余力的断言通识教育是香港教育以至香港社会的救命灵丹,这当然包括新学制的始作俑者教统局局长李国章,他说倘若没有通识教育,香港的学生顶多是「高分低能」,无甚了了;其他以通识教育为「商机」的人士或团体,也唯恐不及的摇旗吶喊,就正如十年八年前信息科技教育兴起的大小公司如雨后春笋(现在已所剩无几),未来几年也会掀起一阵「通识潮」,打起通识旗号的研讨会培训营工作坊必然忙得不亦乐乎。

  为了赚「通识」的钱而鼓吹「通识」,在商言商份属正常,只是因为要推销「通识」而大力鞭挞旧有的教育方式,把旧学制评击得体无完肤,就有点不道德了。以前未必流行「通识教育」这四个字,但在许多中、小学,其实已透过班主任课、伦理课、社会课、公民课,以至学生会班会及课外活动,潜移默化的进行了通识教育。六、七十年代香港有不少优秀的学校,其中有基督教会及天主教会办的,它们有的保持着昔日在中国大陆的优良传统,校园翠录而校风淳朴,如真光、岭南和培正;也有以欧陆文艺复兴和人文精神为特色的,如喇沙、华仁、圣士提反。这些「传统」的学校其实一点也不传统守旧,它们不是择善而固执的坚持中文教学,就是完全西化的走在自由主义的尖端。这些学校培养出来的学生,不论是许冠杰、黄沾、陈美龄,抑或崔琦、徐立之,又或是李柱铭、郑海泉,不单止在专业上有所成,且被公认为博学多才的「通识之士」。

  真正的通识不是课程,也不是学制,而是要讲环境,讲气氛和文化。所谓通识教育,不论它译自Liberal Studies 或General Education,大前提是整个学校以至社会环境要充满Liberal(博雅自由)和General(博识通达)的气氛。老师除了教授知识,更是教晓做人的启蒙解惑者。现在的老师天天上培训班年年做评核,他连自己该如何教下去活下去也搞不清楚,试问又如何向学生点石成金?当社会弥漫一片反智,父母只看「金枝欲孽」儿女只看「无敌掌门人」,人人拙于辞令和思考,通识教育就如对牛弹琴,愈被吹捧将来就愈似泡沫,不败几稀矣。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羊圈守望】

【画中有话】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文林】

【神学探索】

【真情真性】

【牧养全攻略】

【交流点】

【未圆语丝】

【中年信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