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帝、爱人和爱国:论《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立法一事

1999 期(2002 年 12 月 15 日) ◎ 文林 ◎ 龚立人(香港中文大学崇基神学组)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对基督徒来说,爱上帝不能独立于爱人。因为若不能爱所看见的人,如何可以爱不能看见的上帝。另一方面,对基督徒来说,爱人不能独立于爱国。因为没有国,家就得不到保障;国是为家,家也是为国,以致让在国里面的家可以安居乐业。若爱上帝不能独立于爱人,而爱人又不能独立于爱国,爱上帝是否就不能独立于爱国?奇怪的,圣经并没有将爱上帝与爱国并排,却只有将爱上帝与爱人并列。是否因为新约圣经避免将以色列人的民族意识与上帝国混淆?是否因为旧约圣经是要强调上帝才是以色列人的君王?这些问题就留待有兴趣的学者仔细考究。

  然而,圣经对国家的保留正反映国家的含混性。一方面,它的出现是要保障属于这国家的人;另一方面,它的出现是要借着对住在其中的人之管辖,来提升和维护当权者的权势与野心。此外,国家不仅有助对民族性的形成和确立,它也可构成对其他国家的侵略和蔑视。国家的含混性并没有需要我们对它完全的否定,不但因为家需要国的保障,更是因为民族性对家来说是重要的。因此,所谓保护国的安全,就不仅只针对外在对它的威吓力,更在于防范它内在绝对化和腐化的倾向。只着意于前者的防范,而不留意后者的危险,这只会带来对家的伤害。我认为这就是对《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立法一事正反双方的讨论核心。

  基督徒从没有反对就国家安全立法,不仅因为立法一事并不违反《基本法》,更因为国需要保护,以致在其中的家可以安居乐业。但基督徒更深明国的含混性,以致我们对港府就《基本法》第二十三条咨询文件有很大程度的保留。保留不是不愿意保护国家,而是不愿意人民的人权与良心的自由受到不合理和不公义的对待。(就着咨询文件的内容,我不需要在此重述,有兴趣者可参阅http://www.margaretng.com。)

  国与家似乎可以很自然走在一起,以致有国家的出现。然而,国与家的联合又绝非如此的自然。事实上,他们之可以同行和认同是经过一段学习互相信任和互相制衡的漫长之路,欲速只会增加彼此的疏离。在爱上帝下,我们拒绝任何政权将自己等同上帝,并积极投入爱人。对《基本法》第二十三条咨询文件的批评不是不爱国,而是在爱上帝的大前题下去爱它。惟有如此,爱上帝、爱人与爱国才不会走向各自极端。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诚心所愿】

【文林】

【代祷事项】

【亲密家庭】

【梦想的萌芽】

【教会图说】

【神学纵横】

【牧养事件簿】

【男人传奇】

【如情未了】

【交流点】

【市井心灵】

【父母也EQ】

【心灵照相机】

【】

【余晖集】

【信息前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