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是谁懒得管

1955 期(2002 年 2 月 10 日) ◎ 心灵照相机 ◎ 吴思源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戴义安当了港大校长一年多,原来仍有学生不知他是谁。.......记者寻找戴校长时,在施德堂升降机内碰到一名港大学生,便顺道问他校长在哪里,但他竟坦白的说:『我都唔知边个系校长。』其实戴校长个子高大,又有一大把胡子,也不是太难认吧!」《明报》1.2.2002

  香港的大学生不知道是谁校长,这现象值得我们深思。

  第一,校长是否高高在上,甚少与学生接触,造成双方的隔阂和陌生。

  第二,学生又是否爱理不理的,连校刊校报也懒得一揭?其实学生升读大学,所谓入乡问俗,常识而已。大学生连这一步也不愿踏上,委实叫人失望。

  大学校长是甚么?这是一个看似容易却又是最不简单的问题。港大学生不知道谁是校长,所谓一粒沙看世界,反映出这问题在香港尤其严重。

  不论是中国的传统或西方高等教育的传统,大学校长不是类近于企业行政总裁或总经理的东西,而是有着崇高的地位,因为那是知识分子之首,是智慧的启导者、良知的捍卫者。

  以近代中国来说,北大校长蔡元培,其气节与爱护学生如子女的心肠,最为人津津乐道。香港早期也有几位大学校长或院长,提起他们的名字都叫人敬仰不已,如新亚的钱穗、崇基的容启东。

  真正的大学校长,平时甚少也不屑与政府权贵来往,也不会做马会的会员,更不会出席甚么人骚或劲歌金曲颁奖礼,因为他们知道作为知识良心和学问殿堂的监护人,他们要保持超然,如殷海光的名言,遗世而独立一点。

  现时的大学校长已很少有这种风范了,他们把太多时间周旋于权贵之中,享受惯了镁光灯下的浮华,丰厚的薪津福利才是他们最挂心的。上行而下效,无怪大学生也只顾赚外快碌爆卡,心中只有陈奕迅、Twins、周杰伦,连校长是谁也懒得管。

  在这庸俗浅薄的大学土壤,偶尔听到岭南陈坤耀校长或树仁钟期荣院长的肺腑之言,彷似黑夜中的明光,虽只昙花一现,仍叫人感动不已。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云彩见证】

【亲密家庭】

【教会图说】

【神学纵横】

【牧养心声】

【男人传奇】

【如情未了】

【交流点】

【市井心灵】

【父母也EQ】

【心灵照相机】

【一个人在路上】

【一台戏】

【】

【余晖集】

【信息前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