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江二兄呼应读后(一)

1953 期(2002 年 1 月 27 日) ◎ 余晖集 ◎ 安伯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本报一月六日(一九五○期)「交流点」,刊出主里同道老冠祥先生与江大惠先生的此呼彼应,以赞美上帝应有不同方式的歌唱。谈到福音粤曲近来在教会也普遍流行,又提到有人倡议用昆曲来唱圣诗。更以昆曲演出诗篇二十三篇,还训练一些主内同道们伴唱,而演唱的地方在教会,算得上是香港教会中的创举。

  江大惠先生以「阳春白雪」为题作响应,他虽然谦称门外汉,但也曾欣赏过昆曲。更提起几出音乐剧,可是比较起来,也觉得有点曲高和寡。又建议福音昆曲要走高档精英路线,注重艺术性,无谓与下里巴人争市场,真是卓见。

  冠祥先生提及以昆曲谱成诗篇二十三篇的作者,正是吾友杨明先生,他是一位将门之后。因钟爱京剧投身剧校成为伶工,擅演小生,今年已是花甲初度。多年前来港定居,在赤角香港国际机场任职,卸下戏裳。但仍授徒传艺,我和他认识是在「京戏雅集」的所谓「票房」。

  我喜爱京剧,从前说是「沈迷丝竹」。原籍广东却在湖北汉口出生,在山东烟台成长,又有一门有姻娅之谊的粤剧伶倌,真有点错综复杂。更可算是小康之家,借着父荫,虽不至是个五谷不分的膏梁子弟,但在少年时期,也是个喜好吃喝玩乐的。所以粤曲哼来有板有眼,宗于白驹荣(白雪仙之父)、薛觉先(被誉为万能泰斗),老一辈的粤人都耳熟能详,当年不少白迷、薛迷,也是一代翘楚。

  至于京剧,那就不只哼哼唱唱,而是从基本学起。从前从事戏剧界中人被称做「戏子」,是带点歧视。同样也照唱照做,藉以自娱娱人而不赚钱反而花钱参加,也请内行的伶工教导,这些场合叫做「票房」。我十五岁在烟台开始,直到如今,每周还有两晚参加(其中在神学院攻读和开始事奉的一段时光稍停),算来六十六个年头。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联会特别事工】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云彩见证】

【亲密家庭】

【教会图说】

【神学纵横】

【宣教千里】

【牧养心声】

【男人传奇】

【如情未了】

【交流点】

【市井心灵】

【父母也EQ】

【心灵照相机】

【一个人在路上】

【】

【余晖集】

【信息前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