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驴(上)

1953 期(2002 年 1 月 27 日) ◎ 宣教千里 ◎ 驴驹子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每次看到这里的人打驴的时候,心中总有一份不忍。驴是本地人主要的运输工具,但他们看待驴的方式是非常不仁慈的,每当驴子鸣叫时,那声音真是像是在哀鸣,又像是在为自己的生命叹息。当我看到本地人的生活形态及表现时,我心中也有很多叹息!

  住进宋族人的家庭后,我心中的叹息更多。目前,我处于很强烈的文化冲击中。我的情绪起起伏伏,时而感到受屈,时而感到很深的孤单,时而感到很忿怒,时而感到自己很软弱。时不时有很多挣扎涌上心头。但,感谢主,当我愈觉无助时,我的心灵渴慕更深的寻求主,更深的呼求祂的同行。

  在我所住的大家庭中,家中是四代同堂。以祖母为首,她共有二子二女,全都已成家立室。两个儿子与母亲同住,两个儿子都有两位太太,故在这个大家庭中有很多很多小孩子及少年人。我所住的家园共有两排矮房子,一排朝北,一排朝东。朝东的房子住上两位太太。朝北的房子住上两位太太,祖母和一位已故太太的孩子们同住,我住在他们隔壁的一个单位。有一厅一房及浴室,厕所在屋外近园子的出入口。隔天,我请我的家务助理取水,以供饮用及洗濯用。这里有电供应,故每房人都有电灯,非常不错。但,不能尽情用,因为电费贵及电子弱,故只在晚间有需要时才开。由于一条小电缆的分流很多,故时不时出现电线短路,不足为奇!至于其他电器则欠奉。

  关于饮食,我是与「家中人」同吃的。早上是fonde,是糊状的东西。中午我和同事一起订饭吃,是当日的主餐。晚上,我回家吃,是传统的非洲餐,couscous(将白粟米磨成沙状的东西)加上磨碎的蚕豆叶,加上咸鱼汁,这晚餐很是单调,但吃惯了也不难接受。

  与本地人同住同吃的冲击是:他们在门前开放的空地上煮食,四处尘土飞扬,他们的餐具仅用有限的水清洗。他们用左手清理完孩子的流涕,随手往墙边抹一抹便了事。孩子们若吐了,他们用沙混合废物,然后扫去,再用少许清水冲一冲。我看到此情此境,心中叹息,难怪他们的皮肤经常发炎生疮,我的消炎药膏相信很快会用完,因为他们常问我取药。

  注: 宣教士有如驴驹,运送福音,途中也有被打被骂及有理说不清的苦况,除了这位隐名的宣姐祷告之外,更请记念你熟悉的在外头为主辛劳的福音大使们。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联会特别事工】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云彩见证】

【亲密家庭】

【教会图说】

【神学纵横】

【宣教千里】

【牧养心声】

【男人传奇】

【如情未了】

【交流点】

【市井心灵】

【父母也EQ】

【心灵照相机】

【一个人在路上】

【】

【余晖集】

【信息前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