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福音的毕生~杨牧谷牧师丧礼慰勉辞

1953 期(2002 年 1 月 27 日) ◎ 文林 ◎ 梁家麟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杨牧谷牧师的家人及三百多位亲友,上周末(一月十九日)早上假沙田神召神学院礼堂,为本月初在英国安息主怀的神学工作者杨牧谷牧师举行安息礼。当日出席的亲友均带着怀念的心情,缅怀杨牧师恰似耀眼烟花的一生。

  享年五十六岁的杨牧谷曾经说:「生命的神迹的确如烟花,当你愿意让生命迸出耀眼光芒的时候,就能叫身旁的人哗然。」在安息礼拜中致慰勉辞的梁家麟牧师,与到场人士一同回顾杨牧师精采的事奉历程,参与的人都深受感励与鼓励。谨将慰勉内容与读者互勉。

  哥林多前书十五章五十至五十八节与希伯来书十二章一至二节告诉我们两个重要的真理:第一,一个注定得胜的生活,连死亡亦被得胜吞灭。第二,我们前头有一些如云彩的见证人,他们以自己的生命来见证了基督信仰。不过,今天我们主要是读人而不是读经,所读的是上帝在杨牧谷牧师身上的作为。

  我们所亲爱的弟兄,也是在座当中众位亲友的至爱家人:杨牧谷牧师,已经离开我们,回到天父的怀里,息了地上的劳苦。

  在座的我们众人,各自在不同场合认识杨牧师,对他的身分有不同的认识,最普遍的是称他为牧师、博士、作家、教师、讲员、神学工作者、传媒工作者,我自己惯常叫他Dr. Yeung;但他最珍贵的身分,其实是作为一个基督徒,以及由基督徒派生出来的上帝的儿子、主的仆人。基督信仰贯穿着杨牧师的一生,他认识信仰、服膺信仰、经验信仰、实践信仰、传扬信仰,以所言所行见证信仰的真实性。抽走基督信仰这个元素,杨牧师的一生便是支离破碎的,再也拼合不出一幅完整的图画。

  

  亲密家庭显主爱

  杨牧师生长在一个幸福的家庭,有爱他的父母与兄弟姊妹,他的童年没有甚么遗憾;我相信日后他之特别注重家庭生活,喜欢造饭弄菜,与妻子儿女有亲密的关系,与他在少年时代对家庭的正面经验息息相关。在此,我相信杨牧师在天之灵,仍然会感谢生他育他的父母,以及陪伴他成长的各位兄弟姊妹。杨牧师的一生,见证了你们对他的恩情,你们真的很好。

  基督徒相信生命在上帝的掌管之中,我们在还未出母腹之先,上帝便已经拣选和模造我们。因此,我肯定杨牧师相信、他的父母、他的兄弟姊妹、他的家庭,都是上帝特意为他安排的。你们是上帝给他的礼物,你们是上帝派遣的天使。早在我们尚未认识上帝以先,上帝便已经认识我们,爱我们,在我们生命里布置各样的恩典。

  杨牧师对世界对人有一个积极的态度,这一方面与他在日后认识基督教的创造论,知道自己活在天父所创造的世界里相关;另方面亦与他自出母腹以来便经历上帝的恩典有莫大的关系,这是一个满有恩情的世界。因此,他总是怀着喜悦而好奇的心来生活。面对不合理的事,他愤怒而不至愤世嫉俗;特立独行,但没有涯岸自高的不屑;遇挫折,被击倒而不被打倒,不绝望,亦没有强烈的欠债感。

  

  信心路上证主恩

  杨牧师在念中学期间认识耶稣基督,知道祂是宇宙间独一的上帝,是创造天地的上帝,亦是为了人犯罪堕落的缘故,甘愿来到人间拯救人的上帝。上帝是爱,耶稣基督为人带来新的生命,他认罪悔改,接受耶稣基督作为他生命的主。为了表达自己的生命业已彻底改变的事实,他把名字由杨文辉改成杨牧谷。我没有机会问杨牧师的父母与兄弟姊妹,甚么时候知道他改了名,当时有没有提出反对。不过,我相信你们都可以证明杨牧师在相信耶稣以后,生命有了很大的改变。作为最认识杨牧师的亲人,你们当然不会像在座的我们般,对杨牧师有尊崇的感情,但你们却是最能证明他是个言行一致、有道德有人格的人,基督信仰对他一生的影响是够大的。更准确的说法,那位真实活着的耶稣基督,在杨牧师身上的影响是浩大的。

  耶稣基督不但是杨牧师的救赎主,也是他生命的主宰。他在认识耶稣后不久,便决定一生委身于传道职事,中学毕业后投考神学院。其后终身都在基督教会工作,从事文字工作、神学教育、主领聚会,训练栽培信徒,协助教会牧养。他由作为上帝的儿子,进而成为上帝的仆人。如同师母所说,杨牧师一生都非常敬重自己作为主仆的身分,从不肯轻忽任何交付他的工作,忠于所托,竭力事奉。

  没有人会为一个虚构的东西奉献一生,杨牧师将他一生都押注在这个信仰之上,显见对他而言,这个信仰是真真实实的。上帝是真实的,耶稣基督的拯救是真实的,基督信仰所揭示的那个对将来的盼望也是真实的。

  

  事奉生涯尽己心

  在从一九六八年开始至二○○一年的事奉生涯里,杨牧师最大的职事是传扬上帝的道,包括以文字写作与口头传讲两种方式。直到他逝世为止,他已经出版了一百零四本书,此还未计算他以漫画及录音带出版的作品,范围包括圣经诠释、神学研究、时代反省、生活应用的不同种类,有极其严肃的神学论著,有活泼轻松的生活小品,读者群遍及教会里与教会以外,包括许多非信徒。若是作者自己亲笔撰写才计算,他是至今中国教会里最产量最丰的华人神学家。

  在座当中认识杨牧师的人都知道,他每天半夜爬起床便开始写作的生涯,每天工作十多小时,终年不断,以工作为乐。他谦称自己不是聪明的人,得将勤补拙;但在我们看来,他是既勤又敏,故能做出这样超凡的成就。表面上说,杨牧师是个勤奋有纪律的人,故能孜孜不息的写作;但骨子里,我们知道他在心中有一团火,就是上帝赐给他的那个真道,对世界的洞察,对人生的悲悯,对生命的敬畏,对教会的关切,对福音使命的全情投入,他是一个有道可传、有道不能不传的传道者,他是不得已的。惟有是这样一个被上帝的道所感化、所焚烧的传道者,才会十年如一日的半夜爬起床挥笔疾书,即使在其晚年忍受疾病的煎熬,仍然没有放弃。听过他讲道的人,都可证明他的全情投入,声嘶力竭;就算是抱着病躯,一站在讲台上便换了另一个人。他不是在传述某些抽象虚渺的道理,不是做「名嘴」、「搞talk show」,而是在见证生命之道。讲者与所讲的道是连为一体的,他所说的都是他所信的和他所活的。

  杨牧师最后要写的一本书是《生死与命运》,我们如今已看到这一本书,是这位作家和他的作品。

  杨牧师不仅相信一位创天造地的主,不仅相信耶稣基督于二千年前曾降临人间施行拯救,他更相信这位上帝如今仍在掌握万有,仍在垂顾我们这群在现实生活中劳苦愁烦的人,仍然有祂的说话要对这个世代的人述说。亚伯拉罕艾萨克雅各布的上帝岂不也是今天的上帝?那位昔日在加利利湖边抚摸医治拯救有需要的人的耶稣基督岂非今天也在工作?祂仍然对我们说:「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得安息。」弟兄姊妹,各位亲友,上帝仍然对我们说话,上帝是活着的上帝,祂没有撇弃我们,没有撇弃这个世代。为了证明上帝的关爱,杨牧师摆上他炽热浓缩而不算太长的一生。

  

  奋战癌病胜撒但

  杨牧师的事奉生涯并不算很顺利,忠于上帝真道的人无法取悦所有的人;他的健康亦不大理想,才四十多岁,正值盛年的日子,便患癌症,嗣后用了差不多十年时间与癌症奋战。这种种艰难的经历,甚难为我们所羡慕。上帝在他生命里的拆毁,与建立一样多。感谢主,杨牧师是一个顺服上帝的人,他一方面为上帝工作,另方面接受上帝在他身上的工作,认定这都是为了他的好处。他竭力争取生活里最大的可能性,在任何逆境下都勉力前进。他与癌症的战斗,是个可歌可泣的故事,是个信心与勇气交缠的故事;他正视癌症,认识癌症,讨论癌症,应付癌症,以生存与死亡来胜过癌症。

  我们可以简单地说杨牧师是一个勇敢的人,但除却匹夫之勇外,真正的勇气往往来自人的信念,就是我们相信甚么、盼望甚么。杨牧师不仅相信上帝的存在,更认定上帝在他的生命中有绝对的主权。他不认为任何人间的势力有权加害于他,甚至连撒但亦没有这个权力,他既然是属于上帝的,便只有上帝在他身上有发言权,所有事情,包括各种的困难病患,若非上帝允许,都不可能发生。因此,他宣称包括患上癌症在内的所有遭遇,都是上帝亲自促成的,并且是为了一个不能不如此的理由而促成的,纵然他不一定了解个中底蕴。既然一切都出于上帝,都出于上帝的爱,那便勇敢地迎向它吧。没有委屈,没有忿怒,没有遗憾。杨牧师宣称,一个宣认上帝主权的人,一个将自己委身给上帝的人,是不会被打败的人,撒但、死亡,统统是注定要失败的。如同保罗所说:「死被得胜吞灭」。

  

  盖棺定论真主仆

  盖棺定论,杨牧师若是一直受雇于某个机构,便不可能专注于写作,亦不容易维持一个较高的视野和胸怀来为这个时代守望。杨牧师若非遭遇这么多生死劫难,生命不可能给磨练得这样纯粹剔透,躲在书房里所写出来的作品亦不可能这样有血有肉,触动人心。

  杨牧师个性坚强,但也是个柔情的人,他非常珍惜关爱身边的人,对家人和朋友有情有义。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他的工作常常是排满日程表的,一分一刻都舍不得浪费,但他却愿意为人的需要的缘故,放下或押后手中的工作。他在近年间常常到医院探望癌症病人,又推动的探病事工,身体力行地活出马太福音二十五章的要求。他所最关怀爱顾的,自然是他的太太与两个宝贝的儿女,不然我们这些外人就不会知道他的厨艺是如何了得。玄熹、玄风,我知道你们对父亲有许多美妙的回忆,你们必然以父亲为荣;而我可以补充一句,许多时我找杨牧师谈话,两个男人多数都是讲一些言不及义的所谓大课题,但杨牧师还是常常提到你们,他不仅以你们的成就为荣,以你们的困扰为念,他实在是依恋你们的。

  对在座当中的基督徒朋友,我也愿意讲几句心声。有一首歌很能代表我们的感受,就是Find Us Faithful。歌词说:我们走在一条狭窄的天路上,前面已有先行者,他们激励信者,安慰疲者,他们的生命成了上帝恩典的明证;有云彩般的见证人包围着我们,让我们在奔跑时不仅为了获得奖赏,也是为使后继者能有一个更好的信仰遗产可供继承;愿意他们在检视我们一生时,说我们是忠心的,我们的委身照亮他们的路途,我们留下的足印成为他们的路标,我们的生命榜样启发他们更顺服。

  我相信这是我们在检视杨牧谷牧师一生时最大的感受,他真是忠心地服事了这个世代。这两个星期我都禁不住有心中的悲怆,香港教会失去了一个先知,一个木铎。虽然师母不断提醒我们,要我们起来接杨牧师的棒,我自己亦会立志更忠心地事奉,但心底里我知道,我们怎样做也不可能做回杨牧师所做的工作了,这不仅是由于我们才干能力的未逮,也是因为我们每个人在上帝面前都有自己的一盘账,没有人真的能继承或取代另一个。因此,上帝为香港教会预备了一位先知,导引我们更好地迎向九七,面对及经历政权转移与时代变迁,为此我们感恩;但杨牧师的离去,亦意味着这一章历史的结束。为此我无法不有落寞怆然的感觉,下一章会是怎样的呢?

  无论如何,上帝仍然是宇宙的主,我们生命的主。如同杨牧师所言,生命是不需要告别的,只需要迎向。杨牧谷牧师已经完成了世间的路途,回到上帝为你设定的荣耀里去;我们只能和应希伯来书作者的说话:「我们既有这许多的见证人,如同云彩围着我们,就当放下各样的重担,脱去容易缠累我们的罪,存心忍耐,奔那摆在我们前头的路程,仰望为我们信心创始成终的耶稣。」

  (小题由编者加上)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联会特别事工】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云彩见证】

【亲密家庭】

【教会图说】

【神学纵横】

【宣教千里】

【牧养心声】

【男人传奇】

【如情未了】

【交流点】

【市井心灵】

【父母也EQ】

【心灵照相机】

【一个人在路上】

【】

【余晖集】

【信息前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