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应~「请为传媒请个好大夫」

1835 期(1999 年 10 月 24 日) ◎ 交流点 ◎ 戴浩辉(信义宗神学院副院长)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应否成立报业评议会的问题已争论了一段时间,问题的核心是应否设立机制,监管不能自律的传媒?如果有这些机制,是否会引发另一个大问题:新闻自由是否因此受箝制?不论法律改革委员会、市民、传媒和政府都面对不同程度上的困扰。一方面社会反对传媒侵犯私隐的声音已很响亮,但另一方面,新闻自由一直被视为一国两制是否可行的试金石。没有人愿意背上压制新闻自由的罪名,但又难忍一小撮「传媒烂仔」们的所作所为。其实这种现象不是香港独有的,我曾在德国生活了六年,得知全德最多读者的报刊不是那些很高水平的报纸,例如:「南德日报」(suddeutsche Zeitung),而是渲染色情暴力,哗众取宠的报纸「画报」(Bild Zeitung)。

  人性本是好奇的,色情暴力、揭人隐私的新闻一定有市场。前天我要到某地方办理证件,在排队索取表格时,突然有一位穿着入时的女士匆忙走过,样子好像明星,随后又几位手拿照相机的人追随着。当我拿到了表格后,走到填写的地方用心地填表之际,在我身旁有另一位女士手拿着无线电话说着:「我见到某某,她没有化妆,但也很漂亮,她现在就在我身边,记者在追问她,但她没有理睬他们,她现在要走了。」这位女士就像我一样本来在填表,但因某明星出现,立刻致电朋友,志同道合,分享讯息,同时也使电话的另一端羡慕不已。

  今天不少传媒是经济挂帅,有钱赚是最重要。甚么文化使命对于这些「传媒烂仔」是一文不值的。另一方面,这个开放的社会并不能单单依靠法律管制,就算成立甚么评议会,这些不良的传媒人就不敢逾越界限吗?如果我们以为有了管制的机制,他们就不敢犯的话,这是十分天真的想法。这样想就如有了刑事检控法律和执法人员,应该再没有人贩毒抢劫一样。香港对传媒的监察是否足够?是否有人会以保障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为借口?我认为这些问题可以完全肯定,不过法改会的提议也值得商榷。他们的建议可能会除狼引虎,好心做坏事。

  香港过去的成就是其自由的社会制度,自由也引伸有不同的声音,有好的,当然也有不好的。要完全操控,不如学效新加坡,当地的居民常有一句语带相关的说话:「Singapore is a fine city」这可翻作「新加坡是一个良好/罚款的城市」。

  其实香港对于保护私隐的法例已有很大的改进,再引进监察传媒的机制,非但不能解决问题,反而因少失大,新闻自由也可能受箝制。然而,话要说回来,那些揭人隐私,渲染色情暴力,制作假新闻的传媒,一定要面对。传播媒体本身是中性的,它本身就是赚钱的手段和商品,是讲求供求的,它的变质和荼毒市民也是双方面,就是因为有市场,这些报纸和电视节目才能大行其道。因此教会应作出清楚的报道,抵制那些报纸和电视节目,特别支持监察传媒的教会机构和基督徒团体,例如:明光社。

  传媒问题的症结是商品社会的问题,是人性的问题,教会在这问题上当然责无旁贷。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癌病答客问】

【亲密家庭】

【溪水旁】

【教会图说】

【牧养心声】

【如情未了】

【交流点】

【古道今诠】

【余晖集】

【信息年代】

【商数启示】

【童话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