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与民同在 同建信心」

1835 期(1999 年 10 月 24 日) ◎ 文林 ◎ 陈家伟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九七前,香港出现了政治上的信心危机。然而,不少人都说,香港是一只会生金蛋的鹅,因着这种特殊身分,香港仍然会享受到五十年不变,高度自治。虽然这种说话,明显是只求自保,但却反映了很多香港人自信心。

  然而,金融风暴後,这种自信一下子破碎了。香港人一觉梦醒,发现那不断「生金蛋的鹅」的神话破灭了。

  那常令我们引以为傲的经济成就,一下子破灭後,换来却是不少人背着沈重的债务。一是在金融市场「损手烂脚」,更严重的是,那是我们赖以安居乐业及投资保值的家居,一下子成负资产丶债务缠身,可能要工作一辈子才能够清偿。

  金融风暴亦带来百业萧条,零售业及服务业生意锐减,旅游业萎缩。失业率大增,不少大公司声声裁员,连公务员也要冻结加薪,不但低下阶层叫苦连天,连中产阶层亦人人自危。

  有工作做已是万幸的事。谁也不知明天谁会被裁员。没有人对明天有把握。一下子,这只会「生金蛋的鹅」颓然病倒,不要说生金蛋,连生蛋的能力也似乎丧失殆尽。今天,我们出现另一种信心危机。尽管特首天天叫嚷「明天会更好」,但是,我们对明天还是惘然。

  在庞大的经济体系中,我们感到个人的无能。七十年代,香港也出现经济困境,但是那时候香港人相信只要肯捱,总有一天能熬出头来。但是,今天,即使我们愿意捱,也不一定有机会。没有工作,立即面对供楼困难。经济的困难已不再是个人意志就可以解决的。

  加上大部分资源由财团垄断,个人想突围而出,也是十分困难。一切都好像非我们能控制。今天,香港人的自我信心实在到了新低点。

  面对这一切,香港教会能作甚麽?也许我们也要承认,教会过往也热衷或无奈地热衷参与经济活动,卖地买楼,忙过不了。金融风暴後,不但教友财政出现困境,同时连教会本身也可能出现困难。今天教会似乎能做的实在不多。事实上,香港教会一直对香港经济少有进言,某程度,更全面认同既有的经济制度。因此,面对整体经济衰退,香港教会更感无力可为,连反思整体经济体制也欠奉。

  今天,香港市民需要朋友,需要支持,尽管教会自身也是受苦者。但是,我们是否愿意与那些受苦者一起,集结教会一些仅有资源,为那些最无助的人作一点事,像新移民,四丶五十岁失业人士(特别女性),单亲家亲及低学历的年轻人。教会也需要重整其对现有经济体系的看法。这一切工作对现今的香港教会,无疑是一件十分艰巨的工作。

  这情况令我想起五饼二鱼的事情,耶稣看见赶来听祂讲道的人,祂看见他们像「无牧的羊」。就像今天,香港人的境况也是如此,没有自信,没有方向,惶恐度日。然而,面对这庞大的羣众,耶稣要求门徒给予羣众的需要。门徒的反应也像今天的教会一样:「我们能作甚麽?」我们有的只是如此有限,我们的能力是如此有限。然而,就在一个小孩无私的奉献,少少的食物,充饥数千人。

  今天,教会已被逼成为小孩,我们在庞大的经济制度下,同样感到弱小。然而,即使我们如何弱小,我们仍然呼召去关怀那「无牧的羊」。今天,教会是否愿意成为贫苦者的教会,踏出一步,关怀那些在困境的人,愿我们在共同努力及挣扎下,我们可以分享我们仅有,并让那怜悯人的主成就不可能的事。

  香港市民需要朋友,需要别人与他们一同重建信心,香港教会若能在此有所贡献,教会必然得以复兴。这也是我们迎接新世纪的使命。

   (编按: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将於今年十一月二十二日至二十四日及十一月二十六日举行「廿一世纪香港教会使命谘询会议」,为配合会议主题及内容,该会特别邀请教会及机构领袖丶神学院教授执笔,作出适切之回应。本文由协进会供稿,作者为谘询会议之筹备委员。)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癌病答客问】

【亲密家庭】

【溪水旁】

【教会图说】

【牧养心声】

【如情未了】

【交流点】

【古道今诠】

【余晖集】

【信息年代】

【商数启示】

【童话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