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医疗主日看教会与医疗

1835 期(1999 年 10 月 24 日) ◎ 教会之声 ◎ 麦基恩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自旧约以来,祭司已兼负医治的功能。摩西在旷野举起铜蛇,更成为治病与得救的佳话。在四福音记载中耶稣是以传道、医治、赶鬼为职务。故历代以来,基督教与医疗的发展史,有非常密切的关系。虽然间中会出现些错谬的事件,但不少医药发明及人道的医患关系,都是由教会或宣教士所倡导出来的。就中国而言,现时大部分著名的西医学院及医院都是教会所创办;甚至全中国第一间精神病院︱广州芳村医院,也是一位美国籍的医务宣教士嘉约翰医生(Dr. John Kerr)所创办。在香港,教会也创办了不少医院及诊所,赠医施药,发挥基督的精神。

  随著科学进步,香港政府普及医疗福利,教会在这方面的责任愈来愈少。又由于医疗费用激增,基督教之医疗机构更难自给自足,而需要政府资助。教会之医治功能便因此逐渐式微,甚至失却了传福音的使命,与非宗教医疗机构无异;这是十分可惜的。教会若能重新思想医疗在社会中做光做盐的责任,我们仍可以在目前的医疗空间之中,作出伟大的见证。就以下的一些意见,冀能收抛砖引玉之效。

一、强调全人治疗的概念

  一般医务人员只处理病人身体之毛病,大多忽略了他们心理及心灵之需要,其实身心灵是互相影响的。科学研究指出,一些宗教经验是和身心是有非常密切的关系的。例如为病者祷告确能令疾病及早痊愈的,此因精神健康往往也会与信仰有分不开之处。故教会可以强调信仰的医治功能,不单是对付罪恶,而且是帮助心理健康。况且在教会推行全人健康,也可以产生预防疾病之作用,甚至是身体康复的催化剂。

二、动员教会医务的资源

  在教会内,其实有很丰厚人力、物力的资源,若能运用合宜,会比其他非政府机构更胜一筹。首先,教会可动员教会内的专业医务人员,一方面鼓励他们在医务岗位上作出身体力行的见证;另方面就是组织起来,去关顾教会中患病的肢体,此外更可以在他们管理下之幼儿中心、青少年中心、老人中心及老人宿舍中,提供全人之预防及治疗服务。例如有一些教会在其辖下之老人中心及院舍中,为老人家作精神健康调查,将及早发现之忧郁及痴呆症患者,转介专科门诊就医;另外又动员一些做牙医的教友为老人家作牙齿检查服务,实在是美好的见证。为配合医疗服务,教会又可动员教友,宣扬永生的福音,见证基督。动员会友在医院中作义工,探候有需要的孤单病人。勃会专业医务人员若不能直接参与,最少可以积极支持院牧事工的发展,以致能有足够人手去做全人关顾之工作。其效果不单能令教友增加归属感,更能引领病者及其家属信主,使教会蓬勃增长。

三、参与社会的医疗发展

  香港的医疗卫生虽然已是相当先进,但仍有很多可以改善的地方,特别是在牙齿保健及心理辅导方面。最近的哈佛报告便是针对香港医疗制度提出改革性的建议,政府为此欢迎各界响应。教会因此可招聚会众中有能之士,藉此提出建设性之批评,并可带出上帝公平公义之真理,以及教会在这方面可提供的贡献。

  此外,社会上有些特别体,可能是一般医疗服务未及照顾之列,如外劳、海外华人、新移民等。若教会能关怀他们。动用资源帮助他们,便可带领他们归主。

  以上只是笔者一些浅漏意见,尚望有识的兄姊及同道加以指正。其实,宗教经验与身心还有很多未发现的互动关系,如默想、圣乐、肢体相交,若能加以研究及运用于福音事工上,对教会在社会上的见证,相信是会事半功倍的。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癌病答客问】

【亲密家庭】

【溪水旁】

【教会图说】

【牧养心声】

【如情未了】

【交流点】

【古道今诠】

【余晖集】

【信息年代】

【商数启示】

【童话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