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子学说与基督教精神(下)

1835 期(1999 年 10 月 24 日) ◎ 古道今诠 ◎ 郭鸿标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墨子天志篇的理论最符合基督教坚定的信仰,因为天志就是上帝的意向。墨子说:「......然而正者,无自下正上者,必自上正下。是故庶人不得次己而为正,有士正之。士不得次己而为正,有大夫正之。大夫不得次己而为正,有诸侯正之。诸侯不得次己而为正,有三公正之。三公不得次己而为正,有天子正之。天子不得次己而为正,有天正之......」(注:次即恣,放肆之意。)意思是说:论到纠正天下一事,从来没有自下正上的,一定是自上正下的。所以老百姓不能放肆地做而自以为是对,有士人来纠正他们。士人也不能放肆地做而自以为是对,有大夫来纠正他们。大夫更不能放肆地做而自以为是对,有诸侯来纠正他们。诸侯不能放肆地做而自以为是对,有三公来纠正他们。三公不能放肆地做而自以为是对,有天子来纠正他们。天子不能放肆地做而自以为是对,有上帝来纠正他们。

  以上墨子说得非常清楚,没有人是在上帝掌握之外的。贵为一国之君的天子,甚或如圣经中的戴维王,都要用诗篇来赞美上帝;所罗门王还得向上帝求智慧呢。所以墨子又说:「今天下之士君子,皆明于天子之正天下也,而不明于天之正天子也。是故古者圣人,明于此说人曰:天子有善,天能赏之,天子有过,天能罚之。」可见上帝是公平的上帝,赏罚分明的上帝就是人类的生死存亡何尝不操在上帝手中。传道书八章八节中记载着:「无人有权力掌管生命,将生命留住;也无人有权掌管死期;这场战争,无人能免;邪恶也不能救那好行邪恶的人。」

  传道书第三章:「凡事都有定期,天下万务都有定时。生有时,死有时;栽种有时,拔出所栽种的也有时;杀戮有时,医治有时;拆毁有时,建造有时;哭有时,笑有时;哀恸有时,跳舞有时;抛掷石头有时,堆聚石头有时;怀抱有时,不怀抱有时;寻找有时,失落有时;保守有时,舍弃有时;撕裂有时,缝补有时;静默有时,言语有时;喜爱有时,恨恶有时;争战有时,和好有时......我见上帝叫世人劳苦,使他们在其中受经练。上帝造万物,各按其时成为美好,又将永生安置在世人心」。然而上帝从始至终的作为,人不能参透(find out).....我知道上帝一切所作的,都必永存;无所增添,无所减少......现今的事早先就有了,将来的事早已有了......」。

  依照上面的经节看来,一切似是命定,何况上帝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我们尚未出生之前祂已认识我们,我们的终结一定也在祂的掌握之中。不是命定是甚么?所以有人说:反正我们一生命苦,倒不如胡作非为。有的人说:反正我们一生富贵,倒不如安享荣华。正如非命篇中说:「执有命者之言曰:『上之所赏,命固且贵,非贤固赏也。上之所罚,命固且罚,不暴固罚也。』」意思是说:「主张宿命论的人说:『上帝的赏赐,是命运中应该得到的赏赐,我纵不好,也会得赏。上帝的刑罚,是命运中应该得到的,我纵使不为非作歹,也必受罚。」殊不知胡作妄为的人,竟使他的命苦上加苦;想安享荣华的人,竟使他失去一切的富贵。他们的一切早为上帝所洞悉。因此,命虽暂定于今日,明天还得按照天志(上帝的旨意)全力以赴的。这就是基督徒一般不轻易依赖命运的原因。

  墨子的非命之说,就是否定命运。纵然有命运,命运是一回事,一生的作为是另一回事。因为一生的作为,将构成终结的命运。

  非命下,是故子墨子言曰:「今天下之士君子,中实将欲求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当若有命者之言,不可不强非也。曰:命者,暴王所作,穷人所述,非仁者之言也。今之仁义者,将不可不察而强非者,此也。」意思是,所以墨子说:「现在普天下的君子,心中真的想为天下谋利益,除去天下的灾害,面对主张宿命论的人,不能不加以反驳。因为宿命论是暴君所造,由穷困的人所传开的,不是仁者所说的话。现在想施行仁义的人,不可不审察而加以反驳的理由就在这里。」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癌病答客问】

【亲密家庭】

【溪水旁】

【教会图说】

【牧养心声】

【如情未了】

【交流点】

【古道今诠】

【余晖集】

【信息年代】

【商数启示】

【童话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