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释对谈(三)
解脱与救恩

1813 期(1999 年 5 月 23 日) ◎ 古道今诠 ◎ 吴宗文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佛教针对宇宙人生的苦况,提出「灭谛」作为终极解脱的道理。灭谛以「湼盘」(即吹去、消逝、静寂及空无等意)作为最终解脱之境,是故「灭谛」即「寂灭」或「圆寂」之道理。但究竟这种解脱是怎的一回事,现就如下七个层面作出分解。

  第一,「解脱义」。当一个人修成正果,觉悟或佛,理应达到湼盘寂静之境-即不生不灭、不老不死、不破不坏及不断不常。但随著历史发展,佛教在理论上遇著不少难题,于是各家各派尝试补充及演释,将解脱道理的内容加以复杂化,于是产生了不同程度的湼盘、不同层次的果位及不同形式的修习。

  第二,「解脱性」即解脱之可能性。佛教既信业力轮回,因此人能否觉悟修道和解脱,也须讲求因果和机缘。大乘佛教为使众生皆有解脱之机会,便提出「人人皆有佛性」之说法。这种提法与儒家「人人皆可成为尧舜」之见解相若,故令佛教哲理能与传统中国思维有契合之处。佛性于佛教系统中之角色,类似天理良知于儒教系统中之作用。佛性既内蕴于人心,又遍存于天地间,故具有本体性存在之意义。

  第三,「解脱量」。基本上分大、小乘两种说法。小乘寻求个人「灰身减智、无相无觉」之「自渡」;大乘则具「普救」精神,誓要普渡众生,然后才自渡。

  第四,「解脱力」分自力拯救和他力拯救两大类。自力是具有慧根者,能自己了悟和修道的方式,他们就是禅宗所言「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之领悟者。他力是渐进的修习门径,修习者可能根性较劣或资质较差,故只能用净土宗「持素念佛」方法,不断喃呒讽诵,期望倚仗阿弥陀佛之力量,救渡他们往生西方乐土,在那里再经千百世修炼而得解脱。

  第五,「解脱时」即解脱的时间。有实时了悟,顿然成为活佛之说法;亦有生前只得「有余湼盘」,死得才得「无余湼盘」之说法;更有净土摆脱生死后仍须千百世修炼之说法,和大乘菩萨道不断生死,以求继续轮回入世普渡之说法。

  第六,就「解脱类」而言,原始佛教认为成佛即是觉悟,是思维明白宇宙人生真相后,心灵产生的一种安顿止息感觉,于是相信死后能摆脱宇宙轮回厄运。后解脱的内容繁复化,果位便分有佛、罗汉及菩萨,还有六道中「上三道」(天、人及阿修罗)之果报。而湼盘亦分自性、有余、无余及无住等。

  第七,「解脱境」是成佛之境界。这种境界是有与无、存在与非存在之间,是说不清楚及摸不著边际之景况。但后来佛教为要将这虚无飘渺之境加以描述,便对应宇宙人生的无常、苦恼、无我及污染景况,界定湼盘之境具有「常、乐、我、净」四种德性。后又进一步解释「圆寂」该有「三性」:(一)圆满解脱生死;(二)发出般若智慧,以明辨真理、了断烦恼;(三)法身常住,不以相为身,却以法性为身。

  究竟湼盘的意义是甚么?虽经上述缕述,但仍是似有似无,不知孰是孰非,因为众说纷纭,很多说法的都未有终极的说明。也许他们会辩说各种不同讲法都是对的,只不过是在某一个判教标准底下,各种说法分属于不同层次的答案而已。但问题是,他们甚至在判教标准的说法上也有分歧;而且曾有哲学家如此说:一个甚么问题(包括互相矛盾的)都能解答的答案,一定不是一个认真的答案。佛教所谓「圆融」、「方便法门」及「因时说法」等模棱两可之观念,实在不能为人在信仰上提供确切内容及简截的门径。

  基督教宗派虽也不少,但由于经典统一,故对救赎教义的看法,各学派仍是大体一致的。基督教认为人之解脱救渡,主观上是由人一刻的信心决定作起始,然后从现在逐步迈向永恒;客观上,这是神以基督在历史上为世人完成的救赎作为基础。像佛有三身:法性、受用及变化之说法,基督徒也有三身:就是「称义」、「成圣」及「得荣」三种身分。首先,人因「信」,得救「称义」,这是客观身分之改变,这并不是凭人的经验,乃凭神的应许,藉基督在十架上的恩免行动和恩约而得以成就。其次,人在现世间要成就一个经历爱神和爱人的「成圣」过程,人是神的创造与工作,生存于世之目的乃荣神益人及尽己。最后,人将来要按神的应许,期望得「荣耀」,并以神所赐复活,不朽及荣耀的新身体,承受神在永恒中为我们预备的基业。圣经更明确及具体地指出,将来宇宙万有都要在基督里得蒙救赎和更新,而圣经对新天地、新圣城内里的描述,便是救恩终极完成的景况。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亲密家庭】

【溪水旁】

【教会图说】

【牧养心声】

【如情未了】

【交流点】

【古道今诠】

【余晖集】

【信息年代】

【童话世界】